快讯    声明:本站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募捐,包括物品捐赠,或搞集资、助印等活动。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艺 > 小说

笛中闻杨柳 春色未曾见

时间:2016-05-27  来源:原创  作者:齐涛    

这是二十一年前的事,1995年5月13日,在理工学院的男士宿舍里。我们大四下学期就两个月的课,剩下的时间除了毕业设计基本上就是各忙各的了。老五小胡去银行他舅舅那里实习,才两个月,从拿练功钞票点钱开始,到见谁吆喝谁,“哥们,想贷款找我啊。”老四跟着天大的几个学生整天“泡”在鞍山西道摆弄电脑,叫嚣着“创业”,要在毕业前淘出“第一桶金”。依我看,金不金别说,过几天能赔得剩条裤衩回来就不错了。肖老大跟着他导师去山东考察一个项目,据说整天喝得昏天黑地,打电话,都带着一股老白干味:“谁,谁啊?哦,是小六啊。能给我整点酒,酒,酒仙乐寄过来吗?我真不行了。”……

此时六个人的宿舍人去了一半。我,文小六,回校是因为要参加一个“非选拔性通过初复赛的小范围学术考核”。通俗的说就是补考。我要补考高数。还有同一目的补考外语的侯三,从外院那儿回来。再就是我上铺的浪人杨子,这家伙永远是兴趣不减地终日游荡在校园中。

甭管还剩多少人,只要有浪人在就永远别想清静。中午刚过,一进楼,他就扯着脖子,“大家看啊,小青蛙诗社,最新出台,内部版绝密,理工学院十大美女排行榜。”“快说,快说”。见有人起哄,他就兴奋起来,“第一名,科技日语92张春艳,第二名,自动化93郭虹……,第九名精密仪器94赵瑜珠,第十名管理工程91的宋慧慧。”念完了,侯三首先表示不满,“连大一小师妹都算上了,咱六千多人的学校怎么就这么几个啊,再凑俩?整个金陵十二钗吧?”扬子搔搔脑袋,说道:“不行啊,实在凑不出来了。咱这是理工学院,比不了您常跑的外语学院。要是比'美女如云,帅哥如星星'的话,咱理工这里是星光灿烂,万里无云。在宋慧慧之后,实在再也挑不出人来了。”

“宁缺勿滥,老夫宁可抱残守憾,也绝不狗尾续貂。”

我躺在床上,不是对于他们聊的我提不起兴趣,而是此时满脑子里想着的全是:三天后的高等数学补考,可怎么混过去?

“杨子,你高数笔记还有吗?关键时刻了,能拉兄弟一把吗,给我补补?”

“哎哟,文小六,我的好兄弟,这么看得起我,谢谢。”他走过来,给我来了个熊式拥抱,“你考完,我一定请你,过了那是给你祝贺,没过算给你压惊。至于,别说辅导你,现在让我自己考恐怕还不如你呢。本人毕业志向是往媒体发展,对理科混过就算,《政治经济学》笔记要不,《形式逻辑》,《哲学》?”

“行了,行了。你是嫌我挂的科儿少?帮帮忙行行好吧,大一的课,现在哪找辅导老师啊!”

“对了,兄弟,你去找宋慧慧。”

“找她?”这时,侯三跳了出来,“还记得她的话吗?”侯三捏着鼻子,一扭一扭的说:“《管理信息系统》,《数据结构》,这个东西用学吗?”“哇,《高等数学》高中就学过了。咦,这样的卷子居然会有人不及格。”

这事说我呢,我当然知道。其实这算什么,宋慧慧的经典段子多了:举办“服装艺术节”的时候,主办方拉她做模特,宋慧慧说什么也不去,说不会干。人家说“你个子这么高挑,走个模特步你不会?”宋慧慧回答:“什么意思,顾小虎,你个儿这么矮,难道你会做烧饼?”……

侯三冲着我说:“我要是你的话,宁可不过了,也不会去求她!”

侯三的话也能听?大千世界,有什么不能“居然”的,他自己交了外院的女朋友,居然补考外语。也不知道瑶瑶知道不。我一分钟都没耽误就下楼向女生宿舍走去。

到了女生宿舍门口,我犹豫了一下,倒不是打怵宿舍大妈。她自从代男生喊人收一毛钱之后服务态度还是蛮好的。我是信不过宋慧慧,不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我找她,可是我不报出名字来,她听到了恐怕也只装没听见。看着下楼打水的一个个小师妹们,我拦住了一个看着面善的,递给一角钱饭票,“麻烦你给喊一下宋慧慧,我,文去非,找她有很重要的事。她在四楼……”

“403,我知道的呀。”她一转身上了楼,不多时小姑娘下来,告诉我,“真的是不在,要不你去图书馆找找看?”

下午我在图书馆泡到了五点多,借了一堆书,看得我头昏脑胀。出来的时候,碰到了宋慧慧,漫漫长夜看到了一盏明灯啊,我赶紧跑过去,说明来意。宋慧慧倒是很痛快。“今天我得回家。这样吧,明天你到我家来找我吧,这是地址。”

转天,乌云密布,像是要下雨的样子。说是下午,我不到一点半就到了她家的门口。宋慧慧开了门,好像是刚睡醒的样子,穿着件鹅黄色宽松的长衫。“你进吧,”她理了一下长发,“到房间里等我会儿,我去洗把脸。”

走进宋慧慧的闺房,并不是干净的一尘不染,像她们的宿舍那样。没什么特别之处,狭小的空间,摆了三个大书架。正中是一张写字台,上面的墙上挂了一张美国地图。走过去细看了看,在纽约西南的地方,画了小红圈圈,用红笔写着“Princeton”(普林斯顿)。

我把借的书往桌子上一堆,呼啦啦放了一桌子。“你喝点什么吗?”一个清脆的声音。我说,“方便的话我就喝点水,哦,我自己倒,自己来。”

这时宋慧慧端着水壶水杯走了进来,坐在了书桌旁。我走过去,特意把她身后的门打开。宋慧慧一本一本的把书码放整齐,“这么多书啊?”宋慧慧忽闪着大眼睛,“高数,是吧?你都是哪些地方有问题?”

我抓了抓耳朵,“你必须得承认,这后面的部分确实很难,微分方程,向量代数。”

“那前面的部分呢?”

“前面的部分嘛,慧慧姐,你知道我向来学什么东西上手比较慢,属于慢热型的。”

“那么也就是说,你也就中间的那部分还过得去了?”

“不好意思,事实上,我中间的部分比一头一尾更加稀里糊涂。”

宋慧慧抿了抿嘴,拿出一张八开的大白纸。“小文,你也该有点信心了,都已经让你混到毕业坎上了,这时候你只要差不多就放你了。哪里还用得着那么紧张。”

“从头来吧,微积分的核心思想就是求变化量的变化。在这个基础上理解二重积分和三重。先记下这个公式……”她拿着笔刷刷的在纸上写着,很快流水一样从左上到右下整张纸布满了公式,概念和例题。她翻过来,用背面,继续的讲。大约讲了三个小时,期间,我喝了六杯水,上了三次厕所。而宋慧慧,一口水没喝,一直坐在那里,她也没有翻过一页课本和参考书,甚至我觉得她是始终一个姿势没有变,连个哈欠也没打过。一直到讲完,好像想起来什么一样,才伸了个懒腰,“基本上也就这些东西了,你感觉心里踏实些了吗?”

我赶紧站起来说:“谢谢,谢谢,要是孙大嘴讲得像你讲的这么清楚,我定然不会不及格。”

“你呀,怎么跟杨子似的,也油嘴滑舌的。”

“我的嘴像杨子吗?”我摸了摸下巴说,“不会你们女生会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她反问,“‘杨子的嘴如漏勺,小六嘴如封条’是不是?”她笑了。她的笑确实迷人。

宋慧慧扫了一眼我带的书,“怎么弄这多书,你还真打算补考考出个震撼水平,然后感动得孙教授给你写推荐信,是吧?”

“不敢,不敢,”我说,“我保证这两天除了你给我写的提纲和课本我什么都不看。”

随后,她收起桌子上的书,“那么这些书,借我看看吧?明天还给你行吗?”

“你明年还给我都行!”我说,“干脆你甭还我了,你直接替我还到图书馆算了。”

“那个你收好,还有……”她走到第三个书架前,伏下身去,取出了一本编号是GX02的软皮本子,递给我,“这是我的高数笔记,你对照着看看。这个一定要想着还给我。”我赶忙接过本子,立刻说“是,是,谢谢。我考完试,一定当面交到你手里。”

宋慧慧一乐,“其实,我也不知道还有什么用。这个世界难料,有可能你认为很短暂的东西,它却存在的相当长,而你觉得长久的东西,却只是一瞬间,也说不准。”

宋慧慧回过身,关上了门。我一怔。她背靠着门说,“我怀孕了。”噢,my God!Do I need know that? 我张大了嘴。没听说过宋慧慧有男朋友啊!但愿有,我随即说道:“那,那你男朋友知道吗?”宋慧慧咬了咬下嘴唇,道:“知道。但我们将来能怎么样,还不知道呢。”我想得说点什么。“那,那个,你要是需要我陪你去医院做检查,没问题,我很荣幸。”我又一挠头,“但要我陪你去打胎,这个忙我就帮不了啦。”

“好了,你是不是该回去了?”

我走出来,舒口气,觉得房间内的空气有点压抑。跟她母亲刘阿姨带了个招呼,帮她收拾了一下房间。然后,跟刘阿姨道别。“哦,要走了,慧慧,送送同学。”

“我在整理房间,小文收拾完的屋子更乱。”刘阿姨有点不好意思,说道:“小勇,外面下雨了,拿把伞你去送送慧慧的同学吧?”

我们从六楼往下走,“高等数学?还是高等代数?”

“哦,是高等数学,我们管理专业不学高代。”我回答。

“现在就开始准备,今年报考的人很多吧?”他扶了扶眼镜,边走边说,“有什么问题你可以问我,我不知道的我可以帮你再查。我妹妹这水平,我很担心她会误人子弟。”

我回头打量了他一眼,想必这就是传说中的清华哥——宋海勇了。如果我告诉他我是补考不是考研,究竟谁会更尴尬?

到了楼底下,雨下得真不小。“哎哟,抱歉忘了拿伞了,我回去再给你取一趟。”

“不必了。谢谢。真的没事。”我跑出去,消失在雨中。

剩下的事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两天后的补考我通过了,浪人杨子也确实请我搓了一顿。那堆书,想必宋慧慧也是替我还了,图书馆没说过我欠书。只是,宋慧慧的笔记本,一直没有还给她。到今天,它还静静地和我的日记一起放在抽屉里,让我带到了西半球的多伦多。我食言了,因为1995年5月14日,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宋慧慧。八天后的5月22日,她死在一家私人诊所的手术台上。

写于2016年母亲节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本站微信公众号:SaveOurBaby
推荐资讯
  • 美国国家地理:子宫日记
  • 无声的呐喊——堕胎的真相
  • 残蚀的理性
  • 李长青律师:强制堕胎违法,人权至高无上!
  • 他是确实地,是千真万确地要生出来的
  • 子宫内胎儿发育震撼照
  • 一个堕胎幸运儿讲述的故事
  •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