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声明:本站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募捐,包括物品捐赠,或搞集资、助印等活动。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咨讯 > 观点

有一种罪犯叫“人口学家”

时间:2011-09-02  来源:《社会与公益》杂志  作者:易富贤  

以下是《社会与公益》杂志对易富贤采访,易富贤系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学者,人口学专家,著有《大国空巢》等:

《社会与公益》:从官方数据来看,计划生育自1971年全面开展至今,有效地控制了中国总和生育率。您认为,计划生育政策在历史上有没有过存在的合理性?

易富贤:经济越发达,生育率越低。泰国的发展水平与中国基本一致,生育率从1970年的5.44下降到1980年的3.48、1990年的2.27、2000年的1.84,现在不到1.6。印度社会发展比中国落后近20年,但生育率也从1970年的5.77下降到1990年的3.8、2000年的3.0,现在只有2.6。因此,假如中国当初不实行计划生育,生育率也会自发下降。事实上中国从1971年开始实行计划生育,到1973年计划生育才在全国全面展开,但生育率已经在经济的驱动下从1971年5.8降低到1973年的4.5。如果当初没有实行计划生育,那么中国现在人口结构(包括年龄结构、性别结构)更为合理,经济潜力更大。

《社会与公益》:您说过,“中国人口高峰连13.1亿都达不到——有一种罪犯叫人口学家!”,在被普及的人口观中,人口少意味着资源消耗少,低生育率意味着低能耗,控制人口生育犯了哪些“罪”?

易富贤:把人当成猪羊圈养,草料永远都不够!把人当人待,人有无限的创造力!人口资源才是第一资源,是中国最大的优势资源。人是“本”,能够将“非资源”(如氮气、太阳光)变为“资源”(氮肥、太阳能),这种新资源的增加是“乘法”地增加的,而人口本身对现有资源的消耗却只是“加法”地增加。人类的文明史就是不断将“非资源”(比如过去的煤和石油)变成“资源”的过程,生活水平也因此不断提高。人是“本”,自然资源是“末”,想通过减少人口来提高“人均资源”是舍本逐末。不用说中国人口减少到7亿,即使3亿甚至几千万,要想保证现有的生活质量,现有不可再生资源(如石油)不过是多维持几十年、上百年罢了。要从全球化角度看待资源,即使中国一个孩子都不生,留着资源给其他国家,也不过多用几十年。因此人类要存在和发展只有一条路可走:依赖于科技进步开发新资源(包括可再生资源),而科技进步依赖于足够数量、合理结构的人口。减少人口意味着减少今后的新资源。因此要提高人均资源,不能靠减少人口,而只能依靠科技创新。低生育率意味着中国人口资源在不断萎缩,过度降低生育当然是对人类文明的犯罪。

人既能破坏环境,更能改善环境。英国工业革命期间,伦敦长期被工业烟雾所笼罩,但是现在伦敦的空气比16世纪还要洁净。日本过去也存在环境问题,但是现在到处绿油油的。德国环保界曾经认为人口导致环境污染,但是现在已经转变观念,认为人口能够改善环境。柏林工业大学的环境学教授Johannes Kuchler对我说他将与中国环保界交流德国环保界的新观点。英国肯特大学Frank Furedi教授强烈抨击靠计划生育搞环保的观点。他说,人类的生命永远都应当是“宝贵的、特殊的”;但是,在消极论者眼中,新生命被贬值成了“污染物”。他反讥道:要是人类完全消亡了,全球变暖的危机岂不是就彻底解决了?

《社会与公益》:超生就会受处罚,“因超生受处罚致贫”与“因超生受处罚返贫”的个例比比皆是,现在超生罚款已经被社会抚养费所取代,然而收费标准多达几个,几万、几十万、上百万都不是新闻。您如何看待社会抚养费?

易富贤:社会抚养费其实仍然是罚款,因为并没有用来扶养孩子。有暴利就有暴力,正是因为社会抚养费有利可图,才导致基层政府抓计划生育非常积极,引发了很多恶性事件,激化了干群矛盾,破坏了中国的国际形象。停止计划生育、废除社会抚养费,是最大的民生工程,也是最大的民心工程。

《社会与公益》:目前各界关于计划生育政策的争论很多,声音不一,计划生育政策能否取消还是未知数,作为放开生育管理的坚决支持者,您为何坚决反对实行二胎政策作为过渡?

易富贤:人口学家担心停止计划生育会出现补偿性高峰,是因为几十年的教育已经将人口负担论牢牢地深植入他们的脑海。他们希望通过二胎过渡方案将这个高峰过渡掉。但既然人口是最宝贵的资源,那么补偿性高峰越高越好。如果通过过渡方案将补偿性高峰过渡掉,民族的希望也被过渡掉。对待补偿性出生高峰的态度,反映出不同的人口观和历史观。从“人口负担论”角度看,放开二胎就足以控制人口了;但是从“人口资源论”角度看,放开二胎不足以维持人口的持续发展。

中国大陆的社会发展水平决定了即便停止计划生育,生育率也只能达到1.7,稳定几年后将与台湾地区和韩国当年那样快速下降到1.0。并且中国育龄妇女人数在2011年达到顶峰后将快速下降。20-29岁妇女将在2011年1.02亿的基础上快速下降到2025年的0.62亿。这就意味着即便中国生育率能够稳定在目前的水平,每年出生人口仍将由目前的1480万左右下降到2025年的900万左右,而那时每年将死亡1300多万。而依照韩国和台湾的情况看,中国如果仅仅停止计划生育而不鼓励生育,2025年生育率也只有1.12,只出生800万人口。

一战后法国年出生人口是战前2.18倍,德国是战前的1.78倍。二战后法国年出生人口是战前的1.67倍。日本1947年出生人口是1946年的1.7倍。当年的出生高峰奠定了这些国家此后几十年的经济繁荣。中国停止计划生育如果年出生人口由目前的1500万增加到2550(1500×1.7=2550),就近期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对长远来说却将是中国经济的救命稻草。

我最近根据第六次人口普查的资料完成了一篇长篇预测文章,发现即便停止计划生育并千方百计鼓励生育,补偿性生育高峰期间每年出生人口也很难达到2000万,低于中国1980年代后期水平(2500万)和印度现在的水平(2700万),中国总人口高峰也达不到14亿,然后还是会快速减少。当务之急是尽快停止计划生育并及时出台鼓励生育的政策以遏制生育率的下滑。可以说,停止计划生育后的补偿性生育高峰将决定中国今后上百年的经济和政治格局。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