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声明:本站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募捐,包括物品捐赠,或搞集资、助印等活动。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咨讯 > 新闻

妙龄女未婚先育众叛亲离 带女婴在肯德基住了两月

时间:2013-08-21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  

2.jpg

“那对母女在这儿住了快两个月了。”近日,在朝阳区一家肯德基里,一位年轻妈妈带着一名女婴在店铺角落里的四人座位上安了家。据了解,这对母女来自湖北大冶,7月初开始便一直宿于肯德基内,来到北京是为了寻回失去的亲情。

流浪母女惹人怜惜 热心人士主动接济

昨天下午,在肯德基店面一角,北京青年报记者找到了这对母女:4人的沙发座被婴儿车、脸盆、玩具和衣物堆得满满当当,28岁的妈妈小珊(化名)正在座位上给9个月大的女儿思思(化名)哺乳。

小珊说她们母女已经在这里住了两个月,洗漱睡觉都在这里。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餐厅的工作人员并没有赶她们,“我们尽量不去影响其他在这里吃饭的人。”

1.jpg

据肯德基员工介绍,7月初,小珊推着婴儿车和几大包东西来到店里后便没再挪窝,其间,不少客人主动向她们接济财物。就在北青报记者采访的过程中,还碰到一位特意前来看望母女的陈女士。

“其实我们大家帮她主要是帮孩子,孩子这么小,每天待在这里太可怜了。”陈女士说,最早看到小珊的时候,她坐在店铺的中间区域,行李和婴儿车占着过道,客人进出十分不便。“她占了4个人的位置,把人家这里弄得很乱,还是我告诉她要注意整洁,她才把这些东西挪到一边。”看到小珊母女的情况以后,陈女士主动给她们提供一些财物上的帮助,并不时前来看望。

有位女士看到孩子的婴儿车坏了,特意把邻居家闲置的婴儿车送过来,随车附送的还有孩子吃的营养品和衣服。“有好多人帮过我,上次一个阿姨特意从南五环过来给我送钱、纸尿布还有衣服,前后一共给了我360块钱。”对于热心人士的帮助,小珊很是感激。

未婚先育众叛亲离 只身赴京寻求调解

小珊来自湖北省大冶市保安镇的高溪村,自小被领养的她跟养父母的关系一直不太融洽,高二辍学后便在离家不远的黄石打工。去年冬天,经人介绍,她认识了孩子的爸爸沈先生,没多久便怀孕了。“她爸爸不想要孩子,也不想跟我结婚,我只能自己把孩子生下来。”

在小珊看来,未婚先育让自己失去了养父母原本就不多的关爱。“有个男的住在我们家,老是在语言上骚扰我,我爸妈知道了不但不帮我,还跟我说不想住就走人。”

7月初,小珊带着仅有的400多元现金以及简单的换洗衣物来到北京,她希望通过电视台的调解节目与养父母化解心结。而令她沮丧的是,她连电视台的门都进不去。“我在门口等了一晚上,警卫不让我进,我也不知道要找谁。”求助无门后,没钱住旅馆的小珊便找到24小时不打烊的肯德基,一待就是近50天。

路边摆摊贩卖玩具 不愿沦为乞讨母女

为了维持生计,小珊从天意市场批发了一些儿童玩具,带着孩子在团结湖公园、世贸天阶等地摆起了地摊。

摆地摊的所得并不足以支撑小珊母女的支出,曾经有人告诉她,在地铁里乞讨会挣得多一些,“我不想沦为乞讨者,我觉得一个人不应该以那样的姿态生活。”尽管时不时地接受好心人的接济,但小珊不愿意彻底沦为乞讨者。

小珊也想过把孩子寄养在福利院里,等有能力的时候,再把孩子接出来。“福利院不收亲生父母健在的孩子,如果我把她丢在那儿了,会有别人去领养她。”从小被人领养的小珊不愿意女儿也走上自己的老路。“我是一个缺爱的人,我没有亲情,没有友情,也没有爱情,我不希望我的女儿也和我一样。”

回家之路并不远 难在双方解开心结

“如果她想回家的话,可以跟我们救助中心联系,我们会联系她的家人,把她送回家。”市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表示,只要小珊愿意,她可以去救助站寻求帮助。但小珊却不愿如此,“我不想这么回去,因为我在老家的名声很不好。如果我养父母不能接受我,我宁愿在外地找个工作养活我和孩子。”

陈女士曾经帮忙联系过她的养父,养父一听到是关于小珊的事,便语气坚决地挂掉了她的电话,说自己没有这样的女儿。尽管如此,陈女士还是建议她回到家人身边,“她有些偏执,这种状态对孩子也不利。她其实先要做的是检讨自己,解开自己的心结,再调解和养父母的关系。”

肯德基:我们不驱赶客人

“我们是24小时营业的,店里规定不能驱赶客人,反正她就在角落待着,不太影响别人,我们也就不管了。”肯德基的员工表示,像小珊这样彻夜留宿店里的客人并不少,但不会持续两个月的时间。“她的东西一直在这里放着,人出去了也不担心。”

据了解,像肯德基这种24小时营业的餐厅,客人彻夜留宿的情况并不鲜见。一些到北京求职但没有固定住所的人、错过了末班车的行人、经费有限的学生等等,为了节省住宿开支,往往会选择在24小时不打烊的餐厅里凑合一夜。“这样的情况太多了,我们已经习惯了,不会去打扰这样的客人。”肯德基员工说。

【对话】

“我拼尽全力也要把她养大”

北青报:怎么会想到住在肯德基?

小珊:来的第一天我是在救助站住的,后来又在派出所睡了两晚,但是那里太吵了,孩子根本没办法睡觉,我就走了。再后来我看到肯德基是24小时营业的,就去试试。本来我还担心他们会赶我,但我睡了好几天都没人赶我,我就一直待到了现在。

北青报:住了这么久,店员都没有请你离开吗?

小珊:他们没有赶过我,倒是有店员劝我回家。

北青报:那洗漱的问题怎么解决?

小珊:洗手台那边有热水,我每天晚上11点多等客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就用洗手台的水给孩子洗个澡。我自己就到旁边的旅馆洗澡,5块钱洗一次,我钱不多,只能隔几天洗一次。

北青报:吃饭的问题怎么解决?

小珊:偶尔吃点肯德基,其他时候都到旁边一家餐馆吃点饭或者面,超过15块钱的我都不吃,基本上都是吃一些青菜。

北青报:你们在这里睡得好吗?

小珊:我个子小,缩在沙发上睡也还好,她就睡在婴儿车里。最近她晚上都不怎么睡,有的时候要到四五点才能睡着,也不哭,就是特别精神,要人陪着她玩儿。

北青报:那你还有精力摆地摊?

小珊:我一般都晚上摆,就是那种夜市。白天休息好了,其实也还好。

北青报:摆地摊能挣到钱吗?

小珊:正常情况下一晚上也就三四十,得刨去一半的成本。我每天吃饭差不多也要花二十多块钱,只能勉强维持吧。如果不是那些好心人资助我,我也撑不到现在。

北青报:如果没有这个孩子,你的生活可能不会有这么大的波折,你后悔过吗?

小珊:没有,从来没有。她是我的亲人,我拼尽全力也要把她养大,我尽量把自己没得到的东西都给她。

北青报:你想给她什么?

小珊:我是一个缺少爱的人。我想让这个孩子未来拥有属于她自己的亲情、友情和爱情。

【关注】

女婴思思的一天

早上8点被肯德基早餐的气味叫醒,10点再窝回婴儿车里睡个回笼觉,醒了就在沙发座上跟妈妈玩儿,等到天擦黑,跟妈妈去人多的街上摆地摊。这就是小思思的一天。

9个月大的她并不知道,自己没有正常的家,没见过爸爸,没有疼爱自己的祖父母。她只有妈妈。

思思总会对每一个抱她陪她玩的人露出笑容。她从不哭闹,累了、困了或者饿了就哼哼两声,妈妈很快就知道她想干什么,或是哪里不舒服。“她很乖,很好带,也不认生,好多人都喜欢逗她玩。”虽然生活窘迫,但思思的陪伴总能给妈妈小珊带来些许宽慰。

思思拥有很多东西:漂亮的背带裤、花花的小棉被、暖和的棉背心、结实的婴儿车、舒服的纸尿布……这些都是不认识的叔叔阿姨和爷爷奶奶送的。每当看到经常来看自己的陈女士,思思总会手舞足蹈地笑着跟她打招呼。

“我只要有钱,都会先给她买东西。”让孩子跟着自己吃苦,小珊心里也不好受,总希望能够补偿她。“等我安定下来了,我自己做点小生意,好好把她带大,教她跳舞、画画,做一个漂亮的女孩子。”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本站微信公众号:SaveOurBaby
推荐资讯
  • 美国国家地理:子宫日记
  • 无声的呐喊——堕胎的真相
  • 残蚀的理性
  • 李长青律师:强制堕胎违法,人权至高无上!
  • 他是确实地,是千真万确地要生出来的
  • 子宫内胎儿发育震撼照
  • 一个堕胎幸运儿讲述的故事
  •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