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声明:本站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募捐,包括物品捐赠,或搞集资、助印等活动。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咨讯 > 图片
人流少女
国家人口计生委发布的一组数据显示,中国每年人工流产至少1300万,不包括1000万药物流产和在未注册私人诊所做的人流数字,位居世界第一。在中国,人流在计划生育背景下,是合法和随意的。而且,对单身女子来说,怀孕后做流产手术几乎是唯一的出路。

国家人口计生委发布的一组数据显示,中国每年人工流产至少1300万,不包括1000万药物流产和在未注册私人诊所做的人流数字,位居世界第一。在中国,人流在计划生育背景下,是合法和随意的。而且,对单身女子来说,怀孕后做流产手术几乎是唯一的出路。

     
 
国家人口计生委发布的一组数据显示,中国每年人工流产至少1300万,不包括1000万药物流产和在未注册私人诊所做的人流数字,位居世界第一。在中国,人流在计划生育背景下,是合法和随意的。而且,对单身女子来说,怀孕后做流产手术几乎是唯一的出路。 2012年8月1日,浙江某医院人流室外,一个拥有和她T恤上女孩同样漂亮眼睛的姑娘,即将接受人流手术。如今,人流低龄化趋势明显,调查显示,接受人流的25岁以下女性约占50%,65%为未婚女性,54.3%是因未采取任何避孕措施导致意外怀孕,反复人流者高达50%。 2012年7月16日,浙江某医院,人流手术室门口等待手术的女子排起长队。这些穿着时尚的女孩,站在候诊厅时都是一脸惶惶不安,许多女孩缺乏科学避孕常识,并没有意识到人流的危害性,多次人流的女孩一定程度上将流产视为避孕措施。 2012年7月10日,浙江某医院,人流手术室外等候的男子,拎着在手术室内女子的包。人流手术要求必须有人陪同,陪护可能是男朋友、好友或家人。好友比较多,因为那一刻的男朋友们往往显得怯懦、害羞,而家人大多并不知情。 2012年7月26日,浙江某医院,做人流手术前,患者坐在检查床上,医生将为其手术部位做清洗。来这个医院接受人流的大多数女孩是打工妹,她们缺乏健康知识,因为远离家乡,不受家长约束,堕胎顾忌少。平均来说,一次人流手术算上术前检查、手术费以及术后用药大概要1000块钱左右,不在医保报销范围内。这对她们来说,在精神、身体和金钱上都是不小的代价。 2012年8月19日,浙江某医院,一个女孩将鞋子脱在人流手术室门口(人流手术需要无菌环境),独自走向手术台。一般第一次接受人流手术的女孩们,并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内心充满恐惧;需要接受第二次甚至更多次人流手术的,则担心影响以后的生育。 2012年7月7日,浙江某医院,还在上高中的一个女孩,已经怀孕12周(超过12周需要做引产手术),正在接受无痛人流手术,需要先注射静脉麻醉,由于她的身体在麻醉后无意识晃动,护士只能拉着她的手,以免影响手术,她手腕上有明显的割痕。(上图)2012年7月17日,浙江某医院,第一次来做人流术的14岁女孩,手上刻着一个“恨”字。她和同班的一个男生,在卡拉OK包间里发生性关系,男孩知道她怀孕的消息后开始躲避她。女孩说自己“伤心欲绝,又无助之极,恨极了那个男同学,背叛爱情的誓言,把我一个人抛弃”。她觉得无颜面再回学校,只想转学。(下图)  2012年7月26日,浙江某医院人流手术室,无痛人流手术正在进行中,术前病人需打麻醉剂,整个手术只需十几分钟。人流分为药流、传统人流、无痛人流和引产,药流只能在怀孕6周内,传统人流和无痛人流都是借助机械将胎儿从体内吸出,区别在于后者打麻醉剂,手术过程中患者感觉不到痛苦,引产是12周以上的胎儿的流产。  2012年8月20日,浙江某医院,16岁的小雯是当天最后一个接受人流手术的女孩,因为感染艾滋病,医生护士从头到脚穿着全身防护武装为她手术。医生问她怎么传染到艾滋病的,她回答,“14岁时交了现在的男友,我只有他一个男人,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传染我的。我第一次做人流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有梅毒,男友后来也检查了,他说他没事,不会传染。”  2012年7月7日,浙江某医院,医生正在进行无痛人流手术,为防止麻醉中的手术患者腿从手术架上滑落,将其捆缚。人工流产术中术后都可能发生短期并发症,还会造城长期后遗症,如生育损伤(盆腔炎继发不孕)、自然流产、早产、胎盘异常、死胎、产前产后大出血等。  2012年7月26日,浙江某医院人流室内,无痛人流手术过程中使用的工具,辅助将胎儿从体内吸出。如今,一些非正规医院为牟利对人流手术进行虚假宣传,2012年4月,石家庄7位母亲公开展出了搜集的一万多份“无痛人流”广告,揭露黑心医院借此招揽生意并误导学生性开放。  2012年7月26日,浙江某医院人流手术室,人流手术过程中使用的宫颈扩张器。  2012年7月9日,浙江某医院,术后接在瓶子里的绒毛血,里面有最初的受精卵,每条生命都曾经流动在这样的血液里。几分钟后,它们将永远消失在下水道里。  2012年7月9日,浙江某医院,人流手术完,医生倒掉绒毛血,用网篮接住大的块状物,按照规定统一清理,血液被倒掉冲进下水管道。  2012年8月19日,浙江某医院,一位女孩正在做B超,显示一个刚刚8周,体型和西瓜子差不多大,伸着双手的未成形胎儿。很快,这个生命就会被机器从体内吸出。  2012年7月26日,浙江某医院,人流手术的术后垃圾,术后垃圾由医院按照规定统一销毁清理。  2012年8月27日,浙江某医院,手术室门口陪同来的男子将人流术后行走不稳的女子抱起。实际上,“无痛”人流并不意味着无痛苦和无伤害。中国人口协会发起的“中国不孕不育现状调查”结果显示,在就诊的女性不孕患者中,25至30岁人数最多。导致不孕不育症的主要因素中,“人工流产引起炎症导致输卵管堵塞,从而阻碍卵子和精子结合”排在首位。  2012年8月27日,浙江某医院,这里新开设了流产后关爱门诊,专职护士在这里接受患者咨询。一位正在咨询的女孩包里露出劣质避孕套,她第二次来做人流,由于男友不喜欢戴避孕套,她正在向护士咨询其他避孕措施的可能性。  2012年8月2日,浙江某医院,人流手术室外的术后休息室里,墙上电视机里播放着科学避孕等内容的健康宣教片。根据中国人口宣教中心的数据,74%的高中生父母未与子女交流过性知识,而49%的青少年主要从互联网获得各种性知识。  2012年8月20日,浙江某医院,医生给一位女子进行人流手术前与其交流。人流低龄化的背后,是中国人对性话题的"羞耻"和性教育的"缺失"。从基础教育开始普及科学性知识,对年轻一代显得尤为关键。父母们也需要向他们的孩子介绍更多的性知识,而整个社会需要给予生命更多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