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声明:本站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募捐,包括物品捐赠,或搞集资、助印等活动。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咨讯 > 观点

文明的过度表现

时间:2018-06-06  来源:  作者:弗里德里希·克拉默  

编者按:以下摘自弗里德里希·克拉默的著作。文中的观点对于中国读者来说,可能有些偏颇。但却可以让我们从另一个独特的视角来看待生育问题。今天我们能很容易地在子宫里杀死一个我们不想要的孩子,我们也能为无法生育的父母“创造”一个他们的亲生孩子。技术的先进并没有让我们更好地对待这世界上的每一个孩子。

到1987年底为止,全世界大约有6000名儿童是在子宫外,即体外受孕所生的。若没有这人为的操作,这些试管婴儿根本不会诞生。因此这6000个儿童是大量医学研究和专门技术以及临床护理等共同努力的产物。而在这期间又有多少婴儿被流产了呢?60万,600万,还是6000万?

就试管婴儿而论,我担心西方文明已经毁于知识带来的诱惑之中。诚然,当潜在的父母们得知他们不能够自然地受孕时,当然会感到难过。但他们为什么不收养孩子呢(也许从第三世界)?在这个正变得越来越小的世界里,我们现在是不是到了从那种根深蒂的“自己的亲骨肉”的概念中解放出来的时候?任何曾经访问过热带巴西的生育门诊部(弃儿们在那里等待着人们收养)的人都肯定会意识到,用体外受精的方法产生自己亲骨肉的做法,在最低限度上,是文明的一种过度的表现。我认为,今天我们必须重新考虑我们关于代代相传的传统态度,并转而接纳一种更为世界性的行为。在我看来,希望获得试管婴儿的愿望很大程度上是种族主义者的自我主义,一种残留的生物学思想,这种思想数十年前曾在法西斯那里登峰造极,而在我们这个富足社会的自命不凡中又找到了它的副本。

摘自:弗里德里希·克拉默,柯志阳、吴彤译,《混沌与秩序 生物系统的复杂结构》,上海世纪出版社,2010,第三章,92页。

作者简介: 弗里德里希·克拉默(1923-2003),1950年起任海德堡大学讲师,1959年任达姆施塔特大学有机化学教授,1962-1991年任马克斯·普朗克实验医学研究所所长,同时任不伦瑞克大学和格丁根大学名誉教授,著有《美的自然—美的形式动力学》、《沿山脊前行—艺术的混沌和时间的秩序》等16部著作。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